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曦澄】合法的吻 Ⅱ

梗和题目都来自我们超可爱的厉害 @居人 。由于会涉及到后续剧情我就不放图了。写得不好是我的错,居的这个脑洞超有趣的,希望我有写出它的有趣!
ooc必然有。
里面有很多的罗朱的原文引用,不能接受的小可爱们就不要看了。
有兴趣看一的朋友点开我的头像就可以看到啦!
我也没想到我明明有一点点存稿还能写这么慢,大概是有生之年系列了,基本上靠原文混字数。
温馨提示结束,下面是正文。

合法的吻  

晚饭后,江澄洗了澡下楼买瓶酸奶慢慢晃回宿舍,自习了一个半小时溜去蓝涣宿舍把蓝湛换走。
明天的戏是两人夜半私会,全是他们的对手戏。为了加快排练进度,私下的练习非常有必要。
江澄进蓝涣像进自己宿舍一样熟悉,显然是来多了,毕竟他经常和蓝湛交换一下位置,给他和魏婴创造一个独处的机会。但是江澄去别人宿舍还是有点拘谨的,起码没用脚开门。
江澄翻了翻台本后站起来和蓝涣保持一定距离,蓝涣也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准备就位。
蓝涣假装搭着栏杆对着夜空喃喃自语:“罗密欧啊,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
江澄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蓝涣又说道:“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身体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来是没有意义的;罗密欧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的完美也决不会有丝毫改变。罗密欧,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站在一旁的江澄突然说话:“那么我就听你的话,你只要叫我爱人,我就重新受洗,重新命名;从今以后,永远不再叫罗密欧了。”
蓝涣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地喝问:“你是什么人,在黑夜里躲躲闪闪地偷听人家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涣你语气不要这么凶,再温柔一点。你刚刚跳的那一下好恶心哦。”江澄突然笑场,蓝涣无奈的看着他说:“我也没办法啊,我毕竟不是女生。请江公子屈尊绛贵,配合一下我188大小姐。”
“好好好,我不笑,我不笑。”江澄深吸了几口气稳住呼吸继续对戏。“我没法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我敬爱的神明,我痛恨我自己的名字,因为它是你的仇敌;要是把它写在纸上,我一定把这几个字撕成粉碎。”
“你不是罗密欧,蒙太古家里的人吗?”
“不是,美人。要是你不喜欢这两个名字。”江澄在称呼后稍作停顿。
蓝涣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告诉我,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为什么到这儿来?花园的墙这么高,是不容易爬上来的;要是,要是我家里的人瞧见你在这儿,他们一定不让你活命! ”
“我借着爱的轻翼飞过园墙,因为砖石的墙垣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一切,我都会冒险尝试,在我对你的爱面前,家人的仇怨又算得了什么呢!姑娘,你看这轮皎洁的月亮,它的银光涂染着这些果树的梢端,我愿以此发誓——”
蓝涣突然伸出手,食指点在江澄的嘴唇上。
“啊!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
蓝涣的手指按在江澄温软的唇上,江澄呼出的热气轻轻的拍在手背上让那一小块肌肤开始热得发烫。这份热度似乎顺着血管和神经传遍了身体的各个部位,连耳朵和脸颊也开始发热起来。一时间脑子也被热得当机,手指就压在唇上,江澄无法开口说话。
江澄发现蓝涣有点走神,目光落在他脸上似乎在思考些什么,江澄呼吸频率乱了一下,见蓝涣很久都没有动作便伸手拍了拍他的另一只手,蓝涣如梦初醒般慌慌张张的把手放下,附带了一句小声的“失礼了。”
“那么我指着什么起誓呢?”江澄恢复了平常的呼吸速度,一切正常的继续。
“好,别起誓啦。我虽然喜欢你,却不喜欢今天晚上的密约;它太仓卒、太轻率、太出人意外了,正像一闪电光,等不及人家开一声口,已经消隐了下去。我要走了,晚安,晚安!但愿恬静的安息同样降临到你我两人的心头!”
“啊!你就这样离我而去,不给我一点满足吗?你还没有把你的爱情的忠实的盟誓跟我交换。”
“我的慷慨像海一样浩渺,我的爱情也像海一样深沉;我给你的越多,我自己也越是富有,因为这两者都是没有穷尽的。亲爱的罗密欧,再说三句话,我们真的要再会了。要是你的爱情的确是光明正大,你的目的是在于婚姻,那么明天我会叫一个人到你的地方来,请你叫他带一个信给我,告诉我你愿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我就会把我的整个命运交托给你,把你当作我的主人,跟随你到天涯海角。”
“一千次的晚安。”蓝涣温柔的轻声说道。
说完便倒着往后退,视线从未离开过江澄身上。
“晚上没有你的光,我只有一千次的心伤!恋爱的人去赴他情人的约会,像一个放学归来的儿童;可是当他和情人分别的时候,却像上学去一般满脸懊丧。”江澄的目光随着蓝涣移动而移动,看着他一步步远去,最后消失在视野中,才恋恋不舍的走开。
这一幕就此结束,蓝涣从柜子后面出来。为了演出离去的恋恋不舍,他还压小了步子,一点一点往后挪,最后躲到柜子后面演出离开,非常敬业的灵活利用道具。
既然表演结束,罗密欧也该回家独自思念爱人。
江澄看了一下表说:“要查寝了,就练到这吧,我先回去了,免得等下被蓝启仁抓。晚安。”
“好,那就明天见。”蓝涣送江澄到宿舍门口,为他开门,目送他离开。
回到寝室洗漱完毕后江澄躺在床上敲开了和蓝涣的聊天窗口。两个人开始漫无目的的闲聊,从作业聊到戏剧,江澄哭天喊地不想早起上课,蓝涣评价了一下新上的电影。两个人聊到大半夜,十二点开始说着要睡觉,但又因为对方发的接在"晚安"后面的上一句话的回应而继续聊下去,聊天中夹杂着三四个晚安,五六个睡了,就这样过了一分一秒,时针来到了一点,分针走向两点。
江澄按下一行话发送"真的要睡了,早上八点的课,下午见。晚安。"
“一千次晚安。”蓝涣回道。
"睡前还要考我台词啊。"江澄笑着打出这句,结果下一秒一个语音弹出来。
“江澄,一千次晚安。”
男生低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为了不影响别人而压低的声音有些沙哑,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撩得人酥麻。
江澄愣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小声的回了句"晚安。"然后无话,聊天窗口不再弹出新信息,应该是真实的睡了。
他盯着手机屏幕,又放了几遍那句语音。耳机里放的纯音乐是《一步之遥》,掺着语音听不算突兀,关上手机一夜好眠。
两人聊天的收藏里都多了一个语音,可惜不能下载下来。
次日的排练很顺利,总体上还是过得去的,具体的小细节后期再慢慢抠,目前的任务是剧情快速走一遍,为了在不足的地方进行一些调整以保证整台剧内容充足时长正好,温情导演对于某些感情表达不到位的地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台词没记熟也没关系,但起码要念顺了,我们温情导演还是很人性化的,前几天骂人的绝对不是她。
江澄和蓝湛的戏以蓝湛念一大段神叨叨的诗为开场。江澄看着蓝湛面无表情的念诗,又是天又是地的,还有什么美德和罪恶。对戏的时候,按着台词巴拉巴拉的教导他,怪不得魏婴之前喊他“小古板”,江澄心里默默吐槽这个角色真的是太适合他了。
和奶娘金光瑶同学的对戏就有意思多了,损友三人组聚在一起,打趣罗密欧,调戏奶娘。聂怀桑现在是罗密欧的另一位好友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魏婴站在一起说说笑笑勾肩搭背,排练室的空气都快活了起来,基本上是本色出演,没多大问题。
朱丽叶和奶妈的交流以及朱丽叶以去见神父之名和罗密欧私会都被略过,但看着蓝家兄弟面对面是非常有意思的场景。接下来是整部戏的转折点,两家冲突的大爆发造成的茂丘西奥的死让故事走向悲剧。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