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曦澄】校园爱情故事

麻烦你们一定要看看预警。人物是亲妈的,ooc是我的错。

预警:一个夹带了很多私货的校园pa,带了很多太太玩,都是一些私设的人物来填充剧情,虽然有一些太太已经退坑了。

希望你们认得出来。

拖了好久,终于写出来了了,感动。

夹一个群宣,欢迎小伙伴们加入曦澄群但为君故:490837975。来呀,一起玩耍呀。

很感谢关注我的小天使们,我高考完啦,会继续整理的文集的。



正文


四月继任学习部副部的江澄成为了学习部的扛把子人物,高三挂名部长的继承人,返校学子宣讲会搬砖队的工头。

暑假期间,江澄私下问了蓝曦臣是否回来宣讲,得到了他肯定的答复后,江澄以公谋私的将蓝曦臣的宣讲会由自己全权负责,为即将入部的后辈们减少了工作。

既然是蓝曦臣,就应该尽自己所能给他最好的,要选一个最暖的教室,设备也要好……

脑内将能借用的教室过了一遍,选定了宣讲的地点后,江澄突然想起他的前任部长,离校之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叮嘱他一定要给自己安排一间好的教室宣讲,那就把两个合到一起吧。

九月开学后,江澄为了招新宣传忙成狗。其实江澄靠脸就可以吸引一大波迷妹加入学习部,但是同届的蓝湛是纪检部的副部,发小魏无羡是体育部的人,同行之间的恶性竞争让江澄不得不辛苦一点去发宣传单。

刚发完传单回来的江澄正瘫在椅子上喝饮料,他的部长阮墨就打着视察工作的旗号出现在他面前,调戏一下学妹,调戏一下自己。

“有后援会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啊,还有人送水送饭。”阮墨一脸羡慕的看着江澄,并且顺手从桌子上拿走一瓶饮料。

“啊,这不是学生会招新的标配吗?”江澄有点懵逼,旁边的魏无羡和蓝湛的桌子上也有啊。

阮墨有些心痛的解释道:“学弟啊,你不管账不知道啊,我们学生会穷得连给自己买瓶矿泉水的钱都没有啊,哪来的闲钱供你们吃喝啊。这都是你副会长组织学妹们给你送的。”

旁边的魏婴突然凑过来揽着江澄说:“啊呀,人小姑娘从小就是你的迷妹啊。小时候一起玩的时候天天跟着你后面喊‘江澄哥哥’,你要好好谢谢人家。明明我比你还帅,为什么她不喜欢我呢?”

江澄一脸嫌弃的推开他说:“可能因为你比较肤浅,而我有内在美。我这周六下午请她吃东西,你负责晚饭。”

魏婴窝在蓝二的怀里控诉道:“江澄你好狠的心,为了你的学妹留我一人独守空闺。”

江澄朝着魏婴翻了个白眼继续和自己部长聊天“你知道我的后援会会长是谁吗?”

其实江澄并不关心自己的后援会,要不是经人提醒都忘了自己也是有后援会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阮墨笑而不答,强行转换了话题拉着江澄讲了一会公务后就去其他社勾搭学妹了。

没有得到解答的江澄摸出手机进了学校的贴吧想找一下自己的后援会,结果满屏的忘羡,真是无法直视,又他妈虐狗。

江澄默默地关掉了贴吧,上QQ戳了一下前部长。

“居人学姐,你要回来宣讲吗?”

“回啊。我要科学馆的教室!”

“知道了。三楼的教室可以吗?”

“可以!谢谢澄澄!”

“谁是澄澄!阿居你好好说话,不然我把你排到五号楼。”

“你这是滥用职权!阿居是你叫的吗,叫学姐!”

“怎样!”

“有权有势就是不一样。不和你聊了,我继续上课啦。”

招新之后的新生大会后,江澄终于有人可以帮他分担工作了,返校学子宣讲会也要开始准备了。

想回来宣讲的前辈们拉一个群,开会选定要回来的学校,分配任务,这些工作结束后也到了十月中旬。

江澄披着外套在草稿纸上构思蓝曦臣的宣传海报,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说:“江澄,去打球吗?”

“不打,忙着呢,你找魏无羡。”

“魏婴和他的蓝二哥哥跑了,你为了你的蓝学长拒绝了我,你们这群重色轻友的家伙。”

“你的小宿清呢?”

“宿清她有事,走嘛,去打球嘛。”

“老迟啊,虽然你是女生,但是190的个子你就爷们儿点,别和我撒娇,只有对你家宿清撒娇才有用。”

“反正你也画不出来,不如和我去打球啦,走啦。”

迟暮钟不停地拍着江澄的肩膀阻止他作画。

江澄抓住那只捣乱的手丢掉“不去,别吵。校运会你们体育部不用干活的吗?”

“我工作做完了啊,你这个有了新欢忘了旧爱的负心汉,你都不关心我了。”迟暮钟很没有情感的在哭诉,但是走过路过的同学还是向教室里透去了好奇的目光。

“什么新欢旧爱的,迟学姐你在说什么?”一个清脆的女声阻止了迟暮钟继续作妖。

“宿清啊,来得正好,带走她。”江澄十分感谢这个学妹的到来。

“小宿清。”迟暮钟开心地奔向叶宿清,叶宿清熟练地抱住了迟暮钟并且以安抚大狗的方式抚摸着迟暮钟的头。一米九的大高个儿弯腰把头靠在一个比她矮很多的人肩上真是的非常不容易了。

“不好意思,我家迟学姐打扰你了,我现在把她带走。副部你加油,队长,不,君辞问你什么时候画好,她要叫沈鸢写文案啦。”

“好,我画好告诉她。”

其实叶宿清一米六几的个子也不算太矮,但是和一米九的迟暮钟对比起来就非常的娇小可爱了,但是实际上她并不是娇小可怜的美少女,而是一个开气场可以窜到两米的美少女。

“清清,我想吃辣鸡面。”

“不行,你的胃还没好。”

“就吃一次嘛,不会有事的。”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再乱吃东西你就给我饿着,以后别想我给你做饭了。”

叶宿清拉着迟暮钟打情骂俏着离开了江澄。坐着画海报的江澄收获了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大家都要叫解君辞队长呢,还经常有人找她要刊物,是什么读书小分队吗?衣衣和阿梓好像也和她很熟,对了,要让这两个副会长准备一下蓝曦臣的应援了。

江澄连着几天拿着手机翻遍了各大社交软件看蓝曦臣他们大学的照片,想了几个晚上,画出了蓝曦臣的宣传海报:湛蓝的天空下是一片荷塘,远处的岸边站着两个人,一白一紫,近处的田田荷叶上点缀着几朵紫莲。

把背景图丢到群上,获得了后辈们“哇,副部好厉害。”的称赞和同辈“哈哈哈江澄的图必有基佬紫”调笑。江澄十分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作品,关电脑去厨房做饭。

星期一下午的连廊,江澄看见自己的迷妹部员开开心心风风火火的向自己冲过来。

“江澄学长!”

“别跑啦,小心摔倒。”

“江澄学长,有什么事么!”解君辞问道。

江澄说:“也没什么,就是蓝曦臣学长的宣传海报的文案要麻烦阿鸢写一下,君辞你把配字调好之后再发给我看一下。其他前辈的海报有什么问题的话再来找我。”

“江澄学长,蓝曦臣学长明明和蓝湛学长是兄弟,为什么他们名字格式不一样啊?”沈鸢突然问道。

“因为他觉得别人经常把他们两个名字弄混,所以改成三个字的区分一下,我觉得他原来的名字比蓝湛好听。”

“这样啊,感觉江澄学长知道很多关于蓝曦臣学长的东西呢。”解君辞说完后和沈鸢相视而笑。

“还好吧。”江澄觉得学妹的微笑富有深意啊。

“那我们先走了,有事QQ小窗啊,副部再见!”

两位学妹告辞后掏出手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打字。

江澄隐约听到她们在说:“又有新粮了!”“鸟太你快填坑!”“队长你为什么只催我,明明这么多人没填坑!”

看来解君辞一直在催读书小分队的各位读书啊,感觉很积极向上啊,自己要不要加入呢。

天气越来越冷,身上的衣服越加越多,离期末也考越来越近。大学狗们的假期提前来到,返校学子宣讲会要开了,蓝曦臣也要回来了。

忙完校运会之后的魏无羡十分开心地看着自己的发小为了兼顾复习与工作忙成狗,虽然跑起来就不会冷了,但是自己可以靠着蓝二哥哥取暖啊。

窗边的同学每天开始被可爱的学妹花式骚扰。

“江澄,学妹找你。”

“江澄,有人找。”

“江澄,美女找你。”

“江澄”

“江澄”

窗边的同学和江澄都觉得好烦啊,一怒之下两个人换了个位置。

又是一个寒冷的晚修,又有个男生喊了“江澄。”

“嗯?等一下。”声音有点耳熟,但是江澄正在算题不想抬头。

“阿澄。”说话的是个女生。

这个称呼让江澄猛的抬起头来,看到了让全家人思念已久的人。

“阿姐!”有些激动的江澄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引起了全班人的注意。

“阿姐回来了吗!”听到了什么的魏无羡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扑倒江厌离身上“阿姐你终于回来了!阿姐我好想你啊!”

“魏无羡你小声点。”江澄假装自己很冷静的走出去,把魏无羡从自家阿姐身上扒下来,自己抱了上去“阿姐,欢迎回来。”

旁边的金子轩觉得自己好多余,啊,江家姐弟之间容不下自己,金公子要闹小脾气了“阿离。”

“子轩,乖,别闹。”

“阿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魏无羡拉着江厌离的手问。

“今天下午啦,明天下午回家吃饭吧,我给你们炖汤喝,把蓝家兄弟一起叫过来吧。”江厌离笑着回道。

“蓝曦臣回来了吗?”江澄问道。

“嗯,在机场遇到他了。”金子轩回说。

江家姐弟絮絮叨叨的聊了会家常,被金子轩以年轻人还要上晚修的正当理由把他们赶了回去,并且带走了江厌离。

魏婴和江澄好生气哦。

“阿澄,我们明天殴打他吧。”

“好,等老子忙完蓝曦臣的宣讲会一起打断他的腿。”

“赶出我们家门。”

然后两个人勾肩搭背骂骂咧咧的回教室。

次日下午江澄他们班是自习,江澄提早离开教室去接居人学姐。

出门之前,他特地去厕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嗯,虽然比不上私服帅气,但是还算过得去。

还没有看到居人学姐,另一个人在人群中完美的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那个人好像又长高了,长风衣在他身上特别的好看。手上好像拿着一个女式的包,谁的包,哦,旁边居人学姐的啊。

“江澄,这里!”居人向他挥了挥手示意。

“居人学姐,蓝曦臣……学长”江澄很礼貌的打了招呼。

“江澄你又长高啦!真的是越长越帅,我小弟真的是越来越出息了!”居人笑嘻嘻的摸着江澄的头说。

虽然江澄很高,但是居人有高跟鞋撑着啊,摸个头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何况江澄还很配合的稍微低了下头。

江澄的头发手感很好,摸起来很舒服,居人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多揉了几下就听到身边的蓝曦臣说:“阿居别闹啦。”

说罢还很贴心的伸手将江澄的头发整理好,居人突然觉得自己站在寒风里闪闪发光。

虽然大家都在这个学校呆了几年,但是江澄还是要意思意思带一下路,沿路聊个天,了解一下学长学姐们的近况。

今天的宣讲会江澄是他们这一栋的负责人,就是传说中的监工,负责监视现场,以免出乱子。

说是监工,其实江澄只是去其他教室走一圈大概看一下,然后说了一句“有事打我电话”就跑去蓝曦臣那坐着。

蓝曦臣的宣讲人气特别高,好多学弟学妹们慕名前来,多媒体教室虽然还没满但也坐了一半的人。这个很厉害了。

主持人是上次来找江澄的沈鸢和解君辞,两个学妹配合默契,现场被控制得很好不至于被观众影响太过拖沓而影响进程。

宣讲会无非就是各自吹捧自己学校,悄悄咪咪“diss”一下别的学校,或者是几个学校一起“欺负”另一个学校,然后介绍一下自己学校的环境、师资力量、发展前景什么的。其实宣讲会,特别是蓝曦臣的宣讲会,最吸引人的是提问环节。

完全不用担心出现没有人提问,要找个托以免现场尴尬的情景。现场的各位学弟学妹们积极踊跃,堪比小学生回答问题,蓝曦臣看心情抽几个人来提问他。

“蓝学长,有没有什么快速提高学习成绩的方法?”

“没有捷径,认真学习才是唯一出路。”

“蓝学长,你们学校有没有好看的小姐姐?”

“有,有很多个,还有很多好看的小哥哥。”

“蓝学长,可不可以要一下你的微信?”

“等一下我会写我们学校的宣讲群号,我们群里聊。”

“蓝学长,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蓝学长,你和江澄学长是什么关系?”

“嗯……朋友关系。”

眼看着问题越来越私人化,江澄赶紧把主持人推上去叫停。 

蓝曦臣大概总结了一下,然后宣布结束。

转身在黑板上写下群号,在座的各位纷纷掏出手机,加群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多媒体。蓝曦臣这么好看的人太少见了,现在不多看几眼,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见了。

学妹沈鸢是蓝曦臣的忠实迷妹,这就是特地安排她来主持这场的原因。

江澄问要不要合影,沈鸢开开心心地同意了,整理一下头发后和自己的男神合照,还获得了一个友好的拥抱。

由于今天学生会来宣讲的前任们比较多,然后优秀毕业生蓝曦臣又成了挡箭牌,带着学生会的各位出门聚餐。

确实是工作辛苦啦,吃个饭而已嘛,没有用公款的。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南门外一家餐馆吃饭,很多社团都喜欢在那里聚餐,老板娘也见怪不怪,马上安排好了位置,让大家集中在一起,方便娱乐。

学生会是个等级分明、井然有序的社团,按老中青三代来分桌。老干部们坐一桌,现任干部们坐一桌,小部员们坐一桌。年级相同的坐在一起可聊的话题才多,讲些校园故事也可以聊到一起去,玩起来更方便。

在等着上菜期间,多人聚会必不可少的真心话大冒险登场。

分完饮料后的空的饮料瓶在桌上咕噜噜的转,停下来瓶口指到谁谁倒霉。

看着瓶口咕噜咕噜转过他人,划过自己,生怕停在自己面前,真的是非常惊险刺激了。

中招的几个人要么是被逼问喜欢的人,要么是去亲亲抱抱某个人,学生间无非如此嘛,暧昧的关系激起人们的八卦之心,也炒热了现场气氛。氛围这么好,让人忍不住想当回月老,为现场有情人牵线搭桥。

江澄在整了几个人后,看着瓶子停在了自己面前,整张桌一下炸了起来,引起了隔壁两桌的关注。

看着在现场的蓝曦臣和正好身为他上家的出题人的魏婴,江澄觉得自己要命绝于此了,横竖都是死,不如大冒险,有个借口有点活路。

“啊呀,阿澄你说我该怎么办?要不要帮你一把?”魏婴倚在蓝二身上,笑得不怀好意。

“魏,无,羡。”江澄一字一顿的叫着他的名字。

“好啦,那我也不为难你,找个人亲一口吧,脸颊就好,男女不限,有对象的不行。”

最后半句附加条件把江澄想拿亲友蒙混过关的计划给打破了,在场的两位好友都是有对象的,他瞪了一眼,瞟了一眼隔着桌子和小宿清眉来眼去的迟暮钟,坐着想了一下,最不会引起对方误会的只有那个人,魏婴个王八蛋算好的吧,很生气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全桌人关切的目光中逐步走向老干部那桌。

老干部们的的瓶子还在转着,不知道瓶口指向了谁,也是一阵欢呼。玩的也很热闹一桌人没怎么注意到江澄,直到蓝曦臣的突然僵直坐蓝曦臣对面同学大声的欢呼和鼓掌,有些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大新闻。

江澄走到蓝曦臣身边,悄悄咪咪的俯身亲上他的侧脸,就算是一触即分,唇部较高的温度和柔软的触感还是让蓝曦臣感受到了这个亲吻。江澄靠近时呼出的温热气息不仅撩在他脸上,更撩在他心上。这一下心里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了。

在愣神了几秒后,蓝曦臣快速反应过来,转身伸手就抓住了江澄。江澄绷着脸面无表情,耳尖有些发红。

江澄有些欲盖弥彰地解释道:“就是大冒险输了,你别太在意。我在场符合条件的亲友只剩你了。”

“嗯,没关系的。“蓝曦臣抓着江澄的手腕说,“这轮我也输了,所以需要你的配合。我选真心话。江澄,我喜欢你。我有认真考虑过未来,这不是一时兴起的决定,以后要面对的所有困难我都愿意和你一起解决,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现场的欢呼声一下就大了起来,诸位可以说是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高兴得像是饭上的cp终于结婚了一样,年轻人那桌有几个小女生兴奋得满脸通红。

蓝曦臣起身凑近了,好不容易听到了掩盖在起哄声中的那句“我愿意”,一下子抱住了眼前心心念念了几年的人。像梦一样,他竟然真的和江澄在一起了,怀中人的体温和他身上的味道都在提醒他一切都是真实的,蓝曦臣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抱紧了江澄,靠着他的肩膀说:“阿澄,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与好多话想和你说,散场的时候等等我好吗?”

呵出的热气使江澄的耳朵更红了,面部温度急剧上升,两个人的脸都是红的。

该吃饭还是得吃饭,只有是些东西悄悄地发生了改变,比如说江学长再也不是单身了,蓝大学长也是名草有主了。

高一的小学妹不知道聚在一起说了些什么“嘿嘿嘿”地笑着,解君辞和沈鸢看着江澄笑得意味深长,两个人的手机在高速振动,QQ消息跳个不停,年轻人的生活真的是非常热闹。

江澄很勇敢地翘了晚修,带着男友身份的蓝曦臣回家。两个人确实聊了很久,三个小时,直到魏婴下晚修回家蓝曦臣才离开。不是不想一起睡觉,但是蓝曦臣怕控制不住自己,江澄经常无形撩人而不自知,真是致命,和他盖被纯睡觉好困难哦。

年轻人的青涩又美好的爱情发生在高中和大学,就算是异地恋,江太太和蓝夫人还是过着幸福快乐。

 

 


评论(1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