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曦澄】逃

Tips:
应该是草稿流,大家看个开心。
现代pa,为了剧情需要有自创人物。
我还是忍不住写了一篇,困死我了,我没想到会写这么多,我以为摸出来是个段子而已。
私心插个小广告。
希望大家能调戏我,和我聊下天。
下面是正文。

江澄和蓝曦臣在一起三年之后决定向家里出柜,虽然父母都不在了,但是还是有几个老长辈的。

结果自然是不同意,思想开放的老长辈是少数,在我国的实际就是赶紧分手找个女孩结婚。

非常贴心的江家长辈们连人选都物色好了,白家的四小姐,知书达礼、温婉大方,重要的是白家和江家在商业贸易上往来密切,联姻一举两得,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感情这种东西嘛,磨着磨着就出来了,这都是为了江澄好啊,老一辈们为此操碎了心,连茶都少喝了一杯。

江澄自然不会轻易屈服,说也说了,跪也跪了。闹是没用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最后只能在长辈们一口一个“都是为了你好啊”中,勉强点了头。

白四小姐江澄是见过的,典型的温婉的江南女子。说话柔柔的,带点糯糯的尾音,长着一张不让人讨厌的脸,是个让人挑不出大问题的女孩子。

比起结婚,更麻烦的是怎么和蓝曦臣说这件事。

天不怕地不怕的江澄一下子怂了起来,选择了打电话。支支吾吾半天,好不容易说出了分手。

然后对方陷入了沉默,江澄听到了抽纸的声音,听到了手机被放下的声音,但是他什么也不说,静静地等对方的回答。

过了好久他听到了蓝曦臣说“好。”声音有些和平常听起来差不多,一如既往的温润,但是江澄听出了他的情绪。

“还有,我要结婚了,你一定要当我伴郎。具体信息我明天发给你。”

“好。”

得到答复后,江澄马上挂了电话,连句再见都没说。他已经对蓝曦臣够残忍了,他不想再听到那些声音了。随手把手机丢到床上,去洗了把脸,开门走出去他还是那个江澄,江家的继承人江澄。

长辈们有意把时间提前,早点完事免得节外生枝。江澄本人也没意见,不过是准备的时间短了一点罢了,连着几天跑来跑去,刚加了几百块钱的油都用得差不多了。

既然要结婚,那就是两个人的事,首先要了解一下姑娘家怎么想的。

于是应着对方的要求,在傍晚的河岸清吧,江澄和白四小姐从晚霞纷飞聊到明月高悬。白四小姐其实有一个男朋友,林家的公子林瑾,两人的感情已经进展到准备见家长后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要联姻的江家。林家的势力和江家当然是没得比了,白四小姐嫁进江家多好的福气啊,旁人都羡慕不来的。

江澄听完后问她:“你是真的喜欢他吗?”

“喜欢啊。”

“你确定你嫁给他不会后悔吗?”

“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

“你甘心吗?”

“我逃不掉的。心里还能留个念想就不算很遗憾了,就算知道最后不能嫁给他,我也不后悔和他在一起。”

江澄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姑娘,婚礼你按着你喜欢的方式来吧,我尽力满足你的要求。”

最后送她回家的时候,江澄在明亮的路灯下发现了白四小姐脸上的妆容都盖不住她的憔悴,姑娘真的是伤透了心。

林瑾也来找过江澄,每天一次,像打卡似的。江澄也每天接待他,两个人在办公室里一坐就是几小时,直到婚礼的前几天他才消停,许是终于肯放弃了吧。

蓝曦臣那天接到江澄的电话后一夜不眠,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江澄的短信进来,他才从床上离开。婚礼的时间定的很近,两周后。他苦笑了一下,向公司告了假继续在床上躺着。

蓝曦臣不是圣人,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结婚还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又能怎么办,生活就是生活,又不是小孩子扮家家酒,总得向这个黑暗的现实低头。

蓝曦臣觉得自己实在是无心工作,直接请了一个月的假,蓝启仁知道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叫他照顾好自己。

江澄在婚礼的三天前发来了试妆照,白衬衣黑西装,穿了深紫色的马甲,果然他还是喜欢紫色。领带没有系,估计是没挑好,这个人想来不擅长搭领带,以往都是自己帮他选好的,最后一次,帮他选一条吧。

蓝曦臣没注意到新娘的消失,婚礼的定妆照只有新郎一个人怎么想都奇怪。

蓝曦臣简单的打理了一下自己,套了件体恤出门买衣服。既然要当伴郎,总不能失了面子让江家被人笑话。

他之前从未觉得买衣服是件很麻烦的事,反正他穿什么都好看,看中了试下尺码就带走就好了。现在他体会到了女性买衣服的纠结,终于知道为什么女孩子能逛了一个下午却什么说什么也没看到了。这条太艳,喧宾夺主;这条太花,不够成熟;这个倒是好看,但是不配江澄的那套衣服;这个不错,但是不知道合不合适,先包起来吧。

各大男装店逛了一圈,手上提了七八个袋子。蓝曦臣看着手里的衣服们又犯愁了,这几套穿哪个比较好呢?

要不去问问江澄吧,和新郎沟通一下比较好吧。找到借口后,他拨通了江澄的电话。

江澄看到蓝曦臣拎着一堆袋子站在自家门前的时候,内心非常复杂。其实他给蓝曦臣准备了衣服,但他决定欣赏完蓝曦臣的换装秀之后再告诉他。他发现蓝曦臣瘦了,脸色也不太好,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两个星期其实过的很快,昨天还枕在身上看书的人转眼就成了别人的新郎。

蓝曦臣站在江澄身后看他用礼貌的笑容迎接到场的宾客,看着身边娇小可人的新娘挽着他的手。

在客人们都差不多到齐了之后,一辆车停在了众人面前。一辆车不奇怪,在场的各位都是有车一族,但是这辆车是江澄的爱车,没几个人能碰得到。

车上走下来的是林瑾,白四小姐的前男友。白四小姐挽着江澄的手紧了紧,看向江澄的眼神带着哀怨。

林公子将车钥匙交给江澄,江澄又丢给了蓝曦臣。林公子笑着说“恭喜”,江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转向了白小姐说“都是要当新娘子的人了,这么耷拉着脸不好看。”

“啊,不好意思。”白四小姐表情有些慌乱,松开了江澄的手低头理了理头发,抬起头又是那个笑得温柔的白四小姐。

江澄又面向林瑾,表情严肃的说道:“林瑾,经过这件事小白也算我妹妹了,你要是对她不好我就打断你的腿。”

“澄哥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对她。”林瑾站直了身体,认真的回复了江澄。

“好的。林夫人,新婚快乐,我先走一步了。”江澄说完后突然拉住蓝曦臣的手开始往外跑。

被拉的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脸上的惊吓和迷茫还没散掉,迷迷糊糊地问江澄要去哪。

“我爱妃都交到你手上了,去哪随你,去天涯海角都没问题。”江澄拉着蓝曦臣边跑边说。

“那我们就去天涯海角。”蓝曦臣攥紧了手里的车钥匙笑得开心,由着江澄拉着自己跑。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新郎突然逃跑,让大家都反应不过来,等坐在里面休息的老一辈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江澄已经远走高飞了。

跑到车前两个人停了下来,蓝曦臣绕到另一边启动车子,江澄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转身大喊了一声:“魏婴!”

“诶,在这儿呢,在这儿呢。江少您安心出逃吧,一切有我。记得给我带特产。”

组织着自家保安维持现场秩序的聂怀桑不忘插一句:“特产给我带一份。”

“阿澄,没事就别打电话回来了,玩得开心点,注意安全!”长姐江厌离叮嘱道。

江澄挥了挥手表示知道。

在上车离开前,江澄对着所有人说“我江澄没什么追求,但是蓝曦臣是我绝对不能放弃的。江家继承人的事不劳各位操心,如果有人想借此打压我上位的话你尽管来,但是你们要知道只要我还在一天,江家家主就只能是江澄。”

结局当然是江澄逃婚成功,和蓝曦臣去天涯海角所在地开开心心玩了半个月,魏婴夫夫留下来收拾烂摊子,为此魏婴特地打电话去和江澄说要加工资,江澄告诉财务给魏婴多加250以表示对他的感谢,江澄回来后他们俩就此互怼不知道第多少次。

江厌离负责安抚老人家的情绪,但是她态度很坚决,无论他们怎么说她都不肯去说服阿澄。她的阿澄终于做了自己喜欢的事她开心还来不及又何谈阻止。

林瑾和白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被蒙在鼓里的白小姐又惊又喜,在婚礼上哭花了妆。白家的其他人再不满意也拗不过心疼女儿的白父白母,最终是顺顺利利的结了婚,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当然,江澄也因为瞒着蓝曦臣这么大的事付出了代价,但是酒店的床还是很舒服的。在阳台都可以看到海,躺个一两天也没什么嘛,反正蓝曦臣会负责伺候他的。

这里真的是个好地方啊,除去物价和三四月阴晴不定的天气。椰子水和椰子汁都很好喝,海边的落日也很漂亮。海鲜贵是贵了点,但是鲜啊,海钓起来直接吃真的是非常美味,希望蓝曦臣能多钓一点。江澄想着哪天去森林公园里的树屋住一晚,那里应该适合和蓝曦臣一起看星星。要不买套房在这养老吧,某地的楼盘还是蛮不错的,虽然离市区远了点,但是也就半小时车程,和自己的城市比起来算小了。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江澄又睡着了。

评论(11)

热度(72)

  1. 狂歌需纵酒黑土车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