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百日曦澄/Day13】看不出来是在撒娇的撒娇

写的第一篇曦澄,那时候还没开lof,转一下存个档。还是答应衣衣写的撒娇。

百日曦澄:

文/阮墨

又是一个朔月,夜空中的星或明或暗的都散发着自己的光。在这个没有月光遮掩的夜晚,光芒微弱的星星的无法藏在夜空中,全都暴露在有心人眼前。

深夜的莲花坞,走廊里悬挂的灯笼是唯一的光源,一路亮到江家祠堂。此时的江澄坐在房顶看着自己重建的莲花坞,听到祠堂那里隐隐约约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江澄想:肯定是魏无羡又去撩蓝忘机了。

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魏无羡会在每年阿姐的祭日去祠堂守夜,而自己就坐在房顶上,喝一整夜的酒,今年也不例外。

阿姐的祭日是在八月的朔月,已经开始入秋了的日子。莲池的荷花开始凋谢,夜风中开始带着凉意。江澄握着酒杯心想:“明天早上可能又要头疼了。”

突然江澄看到一个橘黄色的光点脱离了光路朝自己走来,自己的视线全部被那个光点吸引住了。他看着那个光点离自己越来越近,看到那人温润帅气的半边脸藏在阴影里,暖黄的光衬得他的笑容更加温暖。此时颜控江宗主的内心在咆哮:“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真是怎样都好看啊!”

蓝曦臣提着灯笼走近江澄的住处,仰头就看到那人坐在房顶看着自己,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由得加深了脸上的笑容。提着灯笼跃起,手快速的掐了个诀,一个小小的阵法在空中发出微光,蓝曦臣脚尖轻点阵法中心,借力向江澄的方向飞去。
然后江澄就看到自己喜欢的人的俊脸越来越清晰,那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听到那个人用好听的声音轻唤自己的字:“晚吟。”
接着一条斗篷就披到了自己身上,江澄闻到了上面带着蓝曦臣的味道,十分让人安心。一直绷直的背稍微放松了下来,皮肤感受到属于人体的温暖,让江澄不自主的贴近微凉的夜空中唯一的暖源。

想抬手喝酒的江澄觉得身上披着东西十分碍事,各种意义上的碍事便开口道:“蓝曦臣,我热,你把这东西拿掉。”

蓝曦臣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他:“不行,你会着凉的。”

“你不懂换个方法吗?”江澄开始有小情绪了,耳尖悄悄地红了一点。

修真之人视力必然不会差,更何况身边还放着一盏灯笼。

蓝曦臣将斗篷收起笑着说:“那我抱着你好不好。”

江澄没有回答,但身体稍微往后靠了一点。蓝曦臣也不等他回答直接将那人拉进自己怀里,由着他在自己身上找个舒服的位置靠着,耳边是他的呼吸声,闻得到他身上的莲香,是云梦特有的味道。

“蓝曦臣。”

“嗯?”

“蓝涣。”

“嗯,我在。”

“蓝涣。”

“嗯。”

江澄就这么一遍一遍的叫着蓝曦臣的名字,蓝曦臣不厌其烦的应着。

“阿姐,你看到了么,我找到了一个人可以一辈子陪着我,对我好……”江澄窝在蓝曦臣怀里,在心里对江厌离说。

两个人坐在房顶上看着漫天的星光被阳光盖住,天空由黑色变得五彩斑斓,看着太阳一点点从地平线上升起,看着黑夜散去后的新的一天到来。

“蓝涣,我困了,抱我下去。”

“好。”

一向勤劳的江宗主难得的晚起从和蓝涣一起困觉开始。

在空中看着这一切的姐夫对身边的魂说:“阿离啊,你们家要无后了。”

江厌离掩嘴轻笑道:“阿澄难得这么明显的表现出对一个人的依赖,可见他是真的喜欢泽芜君,我底迪开心就好啦,反正阿娘也抽不到他了。”

“虞夫人当初知道的时候发了好大的火,砸碎了好多东西呢。”说这话的时候金子轩仿佛看到了盛怒的虞夫人。

“阿娘的性格就那样啦。我们去看一眼金凌就回去吧,回去晚了会被阿娘骂的。”江厌离最后再看了一眼莲花坞便拉着金子轩往金麟台赶去。

身为当初深受小姑娘喜欢的top5中的唯一的直男,颜三看着排名在自己前面的两位和自己后面的两位卿卿我我的秀恩爱内心十分复杂。



蓝宗主的撒娇场合

某日处理完蓝家事务的蓝宗主出了云深不知处后,直接御剑赶往云梦。

莲花坞的各位仆从看到从天而降的蓝宗主已不觉稀奇,而是很贴心的告诉他:宗主在书房忙了一个早上了,到现在午饭也没吃。宗主好像从昨天起就在忙着处理事务,好像金宗主那边又出了些问题。

蓝曦臣笑着谢过众人,轻车熟路的往书房走去。

推开门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一袭紫衣坐在里面,眉头微蹙,握着笔看着桌上的公文沉思。

他也不打扰,就站在桌前静静地盯着江澄的一举一动。

终于,江澄以不耐烦的语气说:“你盯着我看作甚。”

“看你好看。”

“你……”江澄被蓝曦臣哽的接不了下一句。

“晚吟,陪我出去转转可好?”

“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云梦了,怎么还要我作陪?”

“晚吟,你就陪我去镇上走走嘛。”

“蓝宗主,你还小么?”

“我小不小晚吟不是最清楚了吗?要不我们就不出去了,我们来做点其他的事来放松一下吧。”

说着蓝曦臣就伸手探向江澄的外衣,江澄立刻将他的手推开,站起来说:“出去就出去!现在还是白天,你别动手动脚的!”

蓝曦臣不禁笑出声道:“晚吟,你怎么比我还遵守蓝氏家规。”

“蓝涣!”

“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明天我陪你去金麟台。”

蓝曦臣走到江澄身边在那人脸上印了个吻,牵起江澄的手往外走。

书房外被罚扫地的门生甲悄悄对门生乙说:“宗主的脸好像有些红,是不是发烧了,要不要叫阿软姐姐来给他把一下脉。”

门生乙目不斜视的专心扫地并把门生甲的头扭向地面说:“不用,好好扫地。”

今天的江氏门生也有狗粮吃哦。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