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曦澄】为你钟情(完)

拖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太不容易了,中途试着想放弃,但是我真的很想写这首歌。谢谢居在鼓励我啊。

有很多私设的大学生涣X高中生澄。

ooc都是我的错。

西伯利亚南下的寒流吹低了我国各地的温度,带来了多雾霾的冬天,同时也带来丰富的降雪。

雪景向来是好看的。西安的那组古建筑的雪景在网上传遍了大江南北,激活了好多人的文艺心。

冰封的湖面,岸边的柳只剩下枝条,挂着红灯笼的长廊穿过湖面,通往三层半的小阁楼。阁楼最顶上盖满了雪,但是上面的金顶依旧在阳光下闪着金光。黑色的瓦楞和朱红色的廊柱相映成趣,冷清却不至于死气沉沉,彰显了古建筑的美,体现了我国历史渊远流长。

江澄看完了组图后,点了右下角的小箭头,输入“想去”,然后点击转发。

没过多久,就有弹窗提示“ ‘见狗怂的死gay’赞了你的说说。”“ ‘见狗怂的死gay’评论了你:‘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

紧接着就是蓝湛,阿姐,温情,温宁,金子轩等人纷纷点赞排队型。

再后来就是其他的不知情人士点赞排队型。

看着意味这么明显的评论,江澄在思考着要不要删掉。

算了吧,自己转这个就是想给他看的,评论就当是对自己这句话的注释,希望他能发现自己小小的撒娇。不知道阅读理解江澄满分的蓝涣这次能不能正确答题?

年底就是江澄的生日了,十八岁的生日,但是蓝涣却因为一些事不能赶回来。虽然说着没关系,但是他还是希望这个特殊的日子能有他的陪伴啊。谁不想自己喜欢的人陪自己过生日呢?

此时,六百公里外的西安,蓝涣正握着手机,看着“特别关心”的动态,笑得如沐春风,散发着甜蜜的气息。就这一条消息,蓝涣觉得自己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充满活力,能再组织三场活动。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任性一次吧,抓紧时间完成社团的任务赶回去。就是要辛苦副部了,为了自己的美好未来,他先为副部默哀一下。

元旦晚会的布置很多事都要到现场去了解,本来就忙的蓝涣还将工作全压缩在这几天,熬了好几天没怎么睡,饭也顾不上,瘦了好几斤。

好不容易到了元旦晚会那天,蓝涣撑着监督全程,晚会一结束就草草结束自己的工作,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收尾的部分全部交给了副部,拎着包直奔机场。凌晨的航班,应该赶得上他起床的时候。

六百公里不算近也不算远,几个小时还足够到他身边给他一个惊喜。感谢科技的发展给自己这个机会。

第二天早上七点,江澄被一个电话吵醒,不情不愿的接了电话,却在听到蓝涣的声音后瞬间清醒:“阿澄,还没醒吗?”

“嗯。”江澄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能不能开门签收个东西?”

“好,你等一下。”

江澄以起晚了快迟到的速度快速的刷牙洗脸,走去开门的时候还不忘拨弄一下头发,免得太邋遢给别人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当打开门看到蓝涣那张笑吟吟的脸的时候,江澄很想把门甩上。自己应该换套衣服好好打理一下再开门的。是不是在做梦,蓝涣怎么回来了。

“阿澄,生日快乐。”

说话了,是真的!

“谢谢,进来吧。”一个意外的冷淡的回复。

江澄把蓝涣带进来后没有往客厅的方向引,而是直接把他带进自己卧室,并且从衣柜里翻了一套睡衣塞他手里。

“阿澄?”蓝涣对江澄突然塞给自己一套衣服非常不理解。

“你工作一结束就赶过来的吧,先去洗澡。”

“好。”

蓝涣拿着衣服乖乖的去洗澡,从浴室出来之后就看到江澄开着床头灯在看书,一本小说,大概是最近要求的必读书目。

江澄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后,头也不抬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空出来的位置:“睡觉。”

其实江澄并没有在看书,装个样子而已。满脑子都是“天啊,蓝涣真的回来了!好开心!看来我还是很重要的!”“他这几天是不是没好好休息,这个傻逼,万一生病怎么办?”这类喜忧参半的念头在脑里绕来绕去。

“睡觉?”蓝涣有些不明所以的走到床边,这都七点多了,还睡什么觉。

“你都几天没睡觉了,不好好休息小心猝死,快过来躺好。下次再这样你就别回来了,这么大的人都不懂照顾好自己。”

蓝涣听话的上床躺好:“以后不会了,别生气。”

然后两个人就盖被睡觉,一个十一点才起的人七点钟被迫叫醒后还是很困的,才不是为了想和他睡觉才躺下来的。

江澄是被12点的魏无羡吵醒的。

仗着自己有钥匙直接开门闯入,大声地喊了一句:“江澄起床啦!”并准备跑去暴力敲门。

江澄用打开门对魏婴说话代替了直接在房间里和他对吼:“给老子在沙发上坐好等着。”

开门的江澄不仅看到了魏婴,还看到了蓝湛。

蓝湛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江澄也以同样的方式回礼。

蓝湛突然说了一句:“兄长。”

“嗯,大哥回来了?”魏无羡问道。

“在房里睡觉,所以你安静点。”江澄说完这句话马上关门躲进房间,万一魏婴说出些什么被蓝涣听到不太好。

转头就看到一个睡眼朦胧的蓝涣问自己“阿澄,几点了?”

“十二点,你还睡吗,不睡就起来吃饭。”

“嗯,吃饭。”

午饭是江澄做的,五菜一汤,四盘绿油油的一盘红艳艳的,照顾了桌上的每一个人。

魏无羡一个正眼都不给那几个绿油油,伸手向那盘辣菜。但是有人动作比他更快,就在他夹菜的期间,蓝湛已经把青菜夹到了他碗里。

蓝湛看了满脸拒绝的魏婴说了句:“吃菜。”

“好吧。”魏·向黑【自】恶【家】势【男】力【友】低头·婴。

江澄的厨艺是非常不错的,小时候经常去厨房打下手,向姐姐和母亲都学了一点,川菜和鄂菜都会做,虽然莲藕排骨汤炖得不比阿姐好喝,但是还是好喝的。

吃完饭,蓝涣带着弟弟回家,江澄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指挥魏婴去收碗。江澄只喜欢做饭不喜欢收碗,不做饭的魏婴是没资格反驳的,只能乖巧的去收碗。

“澄澄师妹,你不算给自己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吗?”

“婴婴师姐,您想干什么?”江澄满脸“你别给我搞事情”的看着魏婴。

“就是想助攻一下嘛,嘿嘿嘿。”

“嘿嘿嘿个鬼,我自己有打算,你别乱来。”

“好的好的,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别怂啊。”

“谁怂谁孙子!”

“好!等的就是嫂子你这句话。”

“谁是你嫂子,滚去把排骨拿出来解冻,一会儿阿姐就回来了。”

“遵命。”

正巧年底,又赶上江澄的18岁生日,家庭聚餐是不可避免的。莲藕排骨汤是餐桌上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特别是江家大小姐煲的汤,喝了都说好。谁要不说好,江家人和金家人都要跳出来打断腿的。

下午四点左右,江厌离带着金子轩回到了家。江澄和魏婴一左一右拉着江厌离,一口一个“阿姐”,落在后面的金家少爷心里苦啊。

六点多的时候,江枫眠带着自家夫人和魏婴父母一起回到家中。晚饭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一场家宴开始。

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饭也不是第一次。除了大家举杯祝江澄生日快乐,长辈们教导了几句以外,一切都和平常一样,聊家常,吃菜,喝汤。

晚饭过后,长辈们到茶厅摆出茶具喝茶,小辈们收拾餐桌。雕花的屏风做个遮挡,喝茶的老年人和热闹的年轻人互不打扰。

蓝家的家宴就没这么热闹了,饭桌上也就蓝启仁,蓝湛,蓝涣三人,遵循着“食不言”的原则,无人开口说话。

吃完饭后,蓝启仁关心了一下两兄弟的近况。他老人家并不在意跨年,农历新年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

但是他老人家记得今天是江澄的生日“曦臣,今天晚吟生日,你把礼物给人家没?”

“还没有,叔父。”

“我怎么教你的,还不快给人家送去!顺便把我这幅字一起带过去。忘机,你也要一起去。”

“好的,叔父。”蓝忘机面无表情的应下了,但是在蓝曦臣的眼里,忘机是满脸笑容的答应了。

蓝启仁说了兄弟俩几句,从书房拿出一幅墨宝递给蓝曦臣,然后把两个人赶出家门。

出了门之后,两兄弟对视了一眼,蓝曦臣无奈的说:“忘机,别笑了。”

“兄长,我没笑。”蓝湛面无表情,确实看不出在笑。

“你这句话只能糊弄别人,不能糊弄我。我又不是故意不给他礼物的,只是时机不太合适。这个礼物我也很没底,万一他不肯接受怎么办?”蓝曦臣看着试图憋笑的弟弟,觉得忘机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可爱,不由得话多了一些。“今晚估计各位叔叔阿姨都在,我要怎么办啊?”

“兄长,没问题的。”

“但愿吧。”

蓝涣一路上脑补了千万种情景,一遍一遍的推翻重演,还是敲不下定案,说出去估计没人会信。蓝部长可是出了名的脑子好,策划基本都是一遍过。在这件事上反而手足无措了,所以说了,恋爱中的人脑子都不太好。

“兄长。”看着神游的蓝涣连到了人家门口都没意识到,只好出声提醒一声。

“啊?哦。”反应过来后,蓝涣整理了一下自己没有丝毫不妥的仪表,抬手按响了门铃。

“魏无羡,去开门。”江澄瘫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懒洋洋的说。

“不去。”大家都在玩手机,魏婴拒绝起来。

“哎呀,我来吧。”江厌离看着两个弟弟这样,笑着准备起身去开门。

“阿姐你坐着,我来!”两个人纷纷放下手机,准备起身开门。

然而表现良好的金子轩早就走到玄关门口打开了门。

蓝家人先向金子轩问好,走进来后叔叔阿姨们又亲切友好的关心了一下兄弟俩的近况。学习累不累啊,我家孩子不太听话,麻烦你们了。江澄,魏婴,跟着蓝家人好好学习。

“知道了。蓝涣,你和我上来一下。”

自家父母叮嘱江澄一一应下后,江澄领着蓝涣上了二楼。

魏婴瘫在沙发上对着蓝湛“嘿嘿嘿”的笑了几声,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江澄关上门问:“好啦,现在人少了,你要对我说什么?”

“把生日礼物给你,是个特别的生日礼物。”蓝涣对于江澄能解读出自己的思想毫不惊讶。

他拿出手机,似乎在找什么,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滑动,最后停在一个地方,轻点屏幕。钢琴发出的简单的三个音符后便是混着小提琴出来的乐音。是江澄熟悉的旋律,是他熟悉的一首歌。

前奏过后,原唱略沙哑的声音被蓝曦臣取代。

“为你锺情 倾我至诚

请你珍藏 这分情

从未对人 倾诉秘密

一生首次尽吐心声,

望你应承 给我证明,

此际心弦 有共鸣,

然後对人 公开心情,

用那金指环做证。”

蓝涣低沉温润的嗓音在房间里散开,张国荣的《为你钟情》。

在他开口的第一个音,江澄的脑内“轰”的一声乱成一片。

选这首歌到底是什么意思?无意为之还是有意借此倾诉什么?是在告白吗,还是单纯地唱给我听?该不该接下去,万一是自作多情怎么办?

江澄脑里乱成一团,千千万万种可能混在一起 无数种可能提出又被否定。这个来的太突然,心里的小人开心得在飞,心脏都被在空中乱撞的小人打乱了节奏。但是怕自己会错意的冷水迎头浇下,拉回自己的理智。那一步到底该不该迈不去,这一步走出去,无论结果如何,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算了,早都万劫不复了,不赌一把怎么行。

间奏的间隙里,江澄做出了决定,深吸一口气,抢半拍在蓝曦臣之前接着唱下去。

“对我讲一声终於肯接受,

以後同用我的姓,

对你讲一声 I do ! I do!

愿意一世让你高兴。”*

在江澄开口的那个瞬间,蓝涣的眼睛亮了起来,看着江澄满心的欢喜都要溢出来:“江澄……”就这两个字都带着欢快的。

他实在是又惊又喜,除了他的名字,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澄合着拍子走向蓝涣,一把抱住了他,在他的耳边说出“I do”。

蓝涣觉得自己圆满了,死而无憾了!这一切美好德像梦一样,但是怀中的人的体温是真实的,拍打在耳边的湿热气流是真实的。

唱完这几句后的间奏,江澄问道:“我的金指环呢?”

赌赢了,江澄心情大好,就这么抱着蓝涣问。

蓝涣变戏法般的拿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卡地亚的三金戒指,和他的一模一样*。

“这个生日礼物满意吗?”

“勉强可以吧。”

“生日快乐,我的江澄。”

“谢谢我的江曦臣。”

“嗯?怎么给我改姓了。”

“说好了以后同用我的姓啊,江太太不愿意吗?”

“愿意愿意!你高兴就好。”

“这还差不多。”

这辈子还长,从现在起,一世都让你高兴。

第一个*:我改了歌词,原词是“对我讲一声终於肯接受,以後同用我的姓,对我讲一声 I do ! I do!愿意一世让我高兴。”
第二个*:这个戒指是唐先生送给哥哥的戒指,哥哥的专辑封面上有这个戒指。我是真的喜欢哥哥啊!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