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茶和你

一个很久之前写的段子改改丢出来平复心情!




夏日的莲花坞风景秀美,每至夏季,江家的清谈会来的人总是比其他家的多。这次清谈会来的人更多了些,听说这次云游在外的泽芜君要来赴会,吸引了很多人赶往莲花坞,莲花坞里的女修因此也比平时多了许多。
蓝曦臣站在湖中的亭子里,脚下的湖里一片碧绿的莲叶,九瓣莲被晚风吹开,白色的花瓣洁白如玉,月光给花增添一抹冷色,使花冷艳得如同某人的脸。几朵粉荷点缀其间,让这清冷的景色里多了一抹亮色。蓝曦臣身边有一位不知是哪家的女子身着粉衣,亭亭玉立于亭,宛如荷花化仙。蓝曦臣则一袭白衣胜雪,青丝和蓝白卷云纹的抹额混在一起被风吹起,衣摆微扬似要踏月归去,身为男子却比身边的女子还要好看。
看到这一幕的江澄觉得这两人站在一起像池里的粉荷衬着白荷,般配的有些刺眼,让他忍不住想拆散,但又不能打扰。他收敛了气息在通往湖心亭不远处的一个回廊里坐下,静静的看着。
亭中两人站了一会,那粉衣女子才开口道:“泽芜君,我知你已经和江宗主结为道侣了,我也知道不该再对你有念想。可是,可是,江宗主他到底哪里好,能让你不顾世俗舆论和他在一起。”
蓝曦臣回道:“各家仙子都很好,但我心悦的只有他一人。晚吟其人如茶,清香怡人,但入口苦涩。苦涩过后,甜味便在嘴里漫开,即使此时喝得是白水,甜味也停留在舌头上,顺着神经向下,甜到心里。晚吟这茶,有幸品到最后的可不多。”说完后喝了口茶,望着不远处的回廊笑得意味深长。
粉衣女子似乎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道歉后匆匆离开。待她走远后,江澄才从回廊的柱子后走出来,慢慢的走到蓝曦臣身边,整张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神色。
虽然看不清脸上表情,但他知道这人此时定是羞红了耳朵,蓝曦臣不禁想捉弄一下他。于是他压下笑意问道:“刚才我说的话晚吟可听到了?”
知道他这是在故意调笑自己,江澄有些恼火,故意板着脸说“没有,泽芜君刚刚说了什么,可否再重述一遍?”
谁想到那人突然环上自己的腰,贴着耳朵轻声说道:“那好,我再说一遍。我喜欢你,江澄,连着你的缺点一起,喜欢全部的你。”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