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百日曦澄/Day66】以你为药

一个头疼的江宗主,ooc可能有。
希望大家能给我留评,给我点小红心( •̀∀•́

云梦的夏天热得恼人,江宗主一直特别羡慕姑苏的凉爽舒适。奈何江家只有他一个人,不得不留在云梦处理事务。蓝宗主却特别喜欢云梦,一开始是隔几天就跑过来,后来干脆就住在云梦。再后来忘机和无羡云游回来了,蓝涣把家里的事务丢给弟弟后开始长住云梦,说是去避暑。但是到底哪个地方更凉快大家都知道,蓝启仁气得闭关了几天又出来抓蓝湛干活,规范魏婴的举止。

一个两个的就知道去云梦,蓝叔父心里苦,但是蓝叔父不说。

蓝曦臣在云梦的日子十分舒适,既不用批改公文,还有晚吟可以看看摸摸抱抱亲亲。他开始理解那些沉迷于美色的昏君的心情了。

但是蓝曦臣并没有因此堕落,每天陪着晚吟也是很累的。公文一人一半,巡逻一起去,训练跟着看,夜晚还要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假期的泽芜君也在勤快地干活。

在云梦呆了小半个月,一定要泽芜君经手的公文已经堆满了一个小桌,泽芜君不得不回姑苏。听着蓝启仁送来的传音书,大有你再不回来我就带着蓝家弟子去把你绑回来的架势。还是即刻启程的好,早去早回还可以免了叔父的说教。

在江澄“快点滚回去处理你的事情。”的别致送别中御剑赶往姑苏。

离开蓝涣的第一天,想他,但江澄不会说。

没人跟在他身边“阿澄”“晚吟”的叫,没人在他累的时候递上温热的茶水替他按摩,没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搂着他,没人帮人替踢被子的他盖上被子。

连着几天睡不安稳,加上天气炎热,一向身强体壮的三毒圣手犯了头疼,脾气格外的暴躁,一言不合就甩紫电,逼得江家诸位门生的工作效率直线上升。这替工作效率减半的江宗主减去了不少工作,桌上的未处理案牍也就一摞而已。

今天的晚饭江澄没吃多少,勉强塞了一碗粥就再吃不下其他的东西了。

江澄此时正倚在窗边的榻上,头疼得厉害,桌上的东西一点看不进去,现在江澄只想冲去云梦把蓝涣抓回来,但是他现在一定也很忙吧,说是明天才能回来,就再等等吧。

江家的各位都很担心自家宗主,请了一个大夫回来,被宗主以只是小毛病,不用劳烦为由送走了。

于江澄而言确实就是一个小毛病,小时候和魏婴在太阳底下疯跑一天也会这样,那时候阿姐会端来一碗冰镇的莲子糖水给他喝,让他枕在腿上轻柔的替他按摩,魏婴也会乖乖的在他身边替他扇风。睡一觉起来又可以继续去疯,但阿娘肯定会差金珠来守着自己,顺带抓住魏婴。

江澄倒是不怕喝药,但大夫开得安眠药会让自己睡太熟,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没被吵醒怎么办。

头疼得难受的江澄让人进来散了发髻,一头柔顺的青丝随意披散着,感觉舒服了不少,但是热。江澄随意抓了一条蓝白卷云纹的布条将头发束起,不得不说蓝家的抹额功能还挺多的。

云梦江氏门口飘下来一个蓝宗主,刚落地,门口的门生就冲上来说:“蓝宗主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宗主这几天犯了头疼,不肯吃饭,还不肯看大夫,把大家都急坏了。”

听到这个,蓝宗主突然收起了微笑,又急又气的赶往江澄的房间。

推开门,看到江澄一身紫衣,头发用自己的抹额松松地束起,长长的抹额隐在发间,微风拂过末端系的小银铃发出轻微的声响。蓝曦臣看到了一个与平时不同的江澄,不开心的时候也能这么好看,这个人真是越看越喜欢。脚步不停,走到窗边一把将人揽入怀中。

在蓝涣推开门的瞬间,晚风就将他的味道吹到自己的身边,蓝家的檀香混着云梦带着荷香的水汽,是属于他的令人安心的味道。蓝涣抱住他的时候他也没挣扎,放松身体直接窝在他怀里。接着他听到蓝涣说:“阿澄是不是头疼?你躺下来我给你揉揉。”

江澄乖乖地闭着眼睛躺在蓝涣腿上,闻到蓝家药油的清香,听到他搓热药油的声音,然后一双温热的手放到他额上。药油由一开始的清凉到后来被按揉得散发出温热,配合着蓝涣的按摩手法,头疼缓解了不少,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睡之前他似乎听到蓝涣轻笑着喊他“晚吟”,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要是江澄不头疼,他就会发现蓝涣眼睛下淡淡的黑眼圈。为了提前赶回来,蓝涣这几天也在熬夜。他看着熟睡的爱人,知道他这几天也没睡好,半是心疼半是无奈。

抱着人回卧房,一起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在江澄撒娇式的埋怨中开启有一段虐狗生活,毕竟小别胜新婚嘛。





评论(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