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百日曦澄/Day57】自相矛盾

ooc可能有,起名无能。
希望大家喜欢!

晚饭后,江澄和魏婴很有眼力的各回各房,让自家姐姐和那个金家的家伙能独处。

江澄现在心里有点乱,他在试图通过作业让自己冷静下来,写了几道数学题后,他完全没有写作业的心思了,拿着笔在画着函数图像的草稿纸上乱画。

思绪飞得很远很远,等回过神来,草稿纸上画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小狗、莲花、卷云纹……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那个人的名字,好几个那个人的名字。

他觉得这件事应该要和魏婴说一下,顺便问一下他的意见,虽然江澄觉得他那傻逼可能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当然只是可能而已。于是,江澄起身,开自己的门,开对面的门,直接闯进魏婴的房间。

“卧槽,江澄你进门之前不懂敲门吗!吓死我了。”魏婴的手机突然掉在了床上,以表现出他被吓到了。

“你进我房间的时候敲过门吗?难道你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吗?”江澄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书桌前的椅子坐下,脚搭在床尾,自在得很。

“我准备和二哥哥视频啊,你突然进来吓得我按掉了。”

“按掉正好,省得辣我眼睛。”

“找我什么事啊。”

“……我被告白了。”

在江澄沉默的那一小会儿,魏婴摆出了正经脸,脸上有几分期待。

“多大点事啊,你大喘气什么,我还以为我家晚吟妹妹嫁出去了呢。和你告白的人这么多,难道这次是个不得了的对象?”

“呸,你才是妹妹。”

“是谁!”

接着又是沉默,魏婴也不急,捡起手机玩,等着江澄继续说。

江澄又想到了下午那片天空,半边蓝半边紫交融在一起,远处还有一片橙色嵌着一抹亮黄。那块自己喜欢的紫色天空中有几片粉紫色的云,云下下是自己喜欢的人。他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紧张的表情,一向从容的泽芜君在他面前呼吸有些不稳。真好,这种不冷静的蓝涣只有自己看得到,他紧张的样子也好可爱哦。对了,其实看起来一直很温和的蓝涣也会生气耍小脾气,看起来十项全能的他也会有烦恼的时候,他还会对自己撒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撒娇真的无法拒绝。相比之下,自己看到的好像是个更加完整、生动,像一个普通人的蓝涣,而不是优秀得像模板一样,有些不真实的蓝涣。

身边叮咚叮咚的提示音,让江澄想起来他该回答魏无羡的问题,于是开口吐出了两个字:“蓝涣。”

魏婴再次受到惊吓,掉了手机,脸上的表情有点奇妙:“蓝大哥?”

“嗯。”

“他和你告白了!你怎么回他的!”

魏婴现在很开心,有点激动。

“你他妈别喊这么大声!他没让我给回答。他说他明天的飞机,希望明天能看到我。”

“那你明天去不去?”

“我不知道,所以才来找你啊。”

“你为什么不接受呢,你不是喜欢他喜欢得死去活来的吗?当初像小女生一样天天拉着我说蓝学长多好多好。”

江澄回道:“蓝涣他就是很好啊!不是我不喜欢他,我很喜欢他。但是他是蓝家的继承人啊,他已经开始为接任蓝家做准备了,好像是要出国。他要和我在一起,他们家老古板肯定不同意。就算他们家的老古板同意了,他还要经受很多人的非议……”

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听那些人说些不好听的话,蓝涣的心里会多难过。他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被那些人说。蓝涣就是他的宝贝,他怎么舍得让他难过。他的蓝涣只有他能骂,他才不会给那些闲杂人等说他一句不好。

“你这是打算拒绝他吗?”魏婴问。

“不然还能怎样……”

“看你不像是要拒绝的样子啊。”

“妈的,闭嘴。”

江澄确实舍不得,很舍不得,这是他心心念念了五年的人。从初中的时候去高中部给阿姐送东西的那一眼开始就陷进去了,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喜欢像水从坏掉的水管喷出来一样,一下爆发出来,源源不断,一发不可收拾。

江澄知道这种喜欢不合世俗的眼光,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份感情从心里萌发,将整个心都缠紧,勒得难受。但拔了更难受,硬生生得拔起扯得生疼,疼过了就会发现心都空了,只剩下一个外壳。

魏婴突然说话将江澄的注意拉了回来“要不我帮你吧?”

“嗯?”

“你房间里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你房间里才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呢!你要干什么?”

“去把和蓝曦臣有关的一些东西拿走,让你好好忘掉他。手机也给我,我把你的图库和QQ锁起来,与他隔绝。”

说着就去抢江澄手机往外走,江澄并没有跳起来和魏婴打闹,只是瘫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懒懒的说:“不要弄乱我房间。”

“我知道啦。”

随便怎样都好吧,只要能忘记他就行。拜托了魏无羡。但是把他送给自己的东西丢掉好心疼啊。江澄,你怎么能这么没出息,不就是丢个东西吗 连这个都做不到怎么忘记他。可是也不至于如此吧,毕竟是他送给自己的东西。

江澄再次和自己进行辩论,两个互相矛盾的观念在他脑里打架,脑子里乱成一团,蓝涣蓝涣蓝涣,想得全是和他有关的事。

魏婴开门进了江澄房间,悄悄地叹了口气:“无论结果是什么,江澄这次完全困在里面了。”

魏婴在江澄房里转了一圈,拿了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和几本杂志,还有一个相框,里面是江澄和蓝曦臣的合照。

“就这些了,明天还你,你放心我一定保管好他们!去睡觉吧,晚安!别忘记他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

“你要敢搞坏我就打断你的腿。”

“好好好,你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弄坏啊。别动不动就断我腿嘛,我们班还要靠我这双腿拿校运会的奖牌呢。”

“拉倒吧你,男子100米我也参加的。去睡了,晚安。”

江澄看了一眼房间,似乎没少什么,但是确实是少了东西。

“不过如此”江澄笑了一下,定完闹钟就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充电了,时间是蓝涣的飞机起飞的时间。

躺在床上,江澄觉得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他告诉自己:睡吧,醒来就和那个人没有任何牵扯了。然后让自己沉沉的睡去。

TBC

评论

热度(42)

  1. 百日曦澄黑土车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