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曦澄】合法的吻 Ⅰ

题目暂定,这算是一个试阅吧。后期我可能会修改,也可能不会
梗和题目都来自我们超可爱的,我亲爱的 @居人 。由于会涉及到后续剧情我就不放图了。写得不好是我的错,居的这个脑洞超有趣的,希望我有写出它的有趣!
ooc必然有。
里面有很多的罗朱的原文引用,不能接受的小可爱们就不要看了。
温馨提示结束,下面是正文。

合法的吻  



春天来了,又到了适合搞事的季节,校园里一年一度的戏剧大赛又要开始了。
魔道戏剧社的各位选定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作为演出剧目,然后在选角上决定搞个大事。
社长温情开开心心的向大家宣布:我们要公平竞争,所以我决定抽签决定角色,性别无所谓,你们是最棒的!
抽签的事情魏婴积极举手承包,轻车熟路半个小时解决。
在魏婴开始准备之前,江澄瞟了魏婴一眼。
魏婴摇摇头。
江澄挑眉微笑。
魏婴比了个“2”。
江澄摇摇头,魏婴摇摇头。
江澄点头,魏婴微笑干活。
众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两个交流,然后看着江澄最先从魏婴手里抽走了一支笔,展开收在笔里的纸张满意的笑了。*
其他人按照距离远近一次从魏婴手里抽一支笔拉出纸看自己的角色。
既然是机会平等的随机角色,性别当然也不能保证对应,总要要这么几个反串的。年轻人要学会认命,就算里面可能有黑箱操作也要学会认命。
主要人物大概就是江澄饰演的罗密欧,蓝涣演的朱丽叶,魏婴是罗密欧的好友茂丘西奥 ,奶娘则由金光瑶扮演,蓝湛饰演神父。
至于其他的人就要一人分饰多角了,毕竟戏剧社人手不够嘛。
导演温情女士大概交代了一下以后排练的注意事项就散会了,大家收拾好东西后三三两两的离开。
温情悄悄转向那只落单的江澄,悄悄伸手勾住他的脖子问:“阿澄,你刚刚和魏婴说了什么?”
“我叫魏婴给我黑箱,他拒绝。然后我和他说如果不黑箱,我就把他的铺盖丢出去,他叫我帮他洗两个星期袜子。我只是想要个男角没想要男主角啊,好亏。”江澄一边收东西一边说。
“他不是可以去找蓝湛睡吗,怎么这么轻易的向你低头?”温情觉得这很不魏婴。
“哈哈哈哈哈找个鬼的蓝湛。最近不是严抓寝室纪律吗,老古板每天晚上查寝专门盯着他,发现魏婴不在寝室就亲自去舍管室开广播喊人并训话半小时,他这几天超级乖。”江澄幸灾乐祸的嘲笑了一下自己的发小“你一会儿要不要一起吃饭?”
“本孤寡老人拒绝和你们一起,阿宁走了。记得锁门。”温情把包丢给自家弟弟就走。
“蓝涣,帮忙关灯。”江澄忙着翻钥匙,只能叫还在里面的人代劳了。
“明天开始对戏吗?”
“可以,那就明天晚上吧,查寝前半个小时吧。”
“好,晚餐吃什么?”
“随便。”
晚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盖过了校道上的人低声交谈的声音,模模糊糊的让人听不真切。第二天下午,江澄提前下课,倚在蓝涣教室后门玩着手机等人。
“江澄你在这干嘛?”路过的熟人看到他好奇问了一句。
“等我的茱丽叶下课带他私奔。”江澄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茱丽叶???”
“对的,我的茱丽叶。”江澄走过去大大方方的牵起蓝涣的手。
蓝涣似乎受到了惊吓,站着原地发愣,任由江澄牵着他的手。
“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入戏太快了吧,小心蓝涣粉丝团拿四十米长刀追你。”他并没有在意这么多,只当是江澄戏精上身表演欲爆棚。
“那好吧,为了保命,我决定和茱丽叶分手。”江澄十分不舍的放开了蓝涣的手,一脸心痛。
“不,罗密欧,不要抛弃我。”蓝涣带着悲伤的表情抓住江澄的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戏精。”友人在旁边大笑。
蓝涣收起了表情放开江澄的手正经告别道:“好了,不闹了,戏精要走了,不然温情要提刀来追人了,拜拜。”
两个人并肩走开,一边走一边讨论剧本。
按着剧本顺序来排练,今天排的是两家人的冲突到舞会相遇的那一段,因为表演时间只有四十分钟,剧情经过精简后过得很快,但是重要的台词还是予以保留,该有的人物都没有少。
戏剧的魅力无限,让人不得不沉迷其中。温宁与聂怀桑两个乖孩子打架在日常生活中是难能一见的,但是排练的时候,两人进入角色后展示出与平时截然相反的形象让人大吃一惊。旁观的人忍不住鼓掌叫好,温宁有些害羞,被魏婴拍着肩膀夸赞了一番。
但是笑场的次数也很多。温宁用着温和的表情念着凶恶的台词的样子确实令人捧腹,聂怀桑经常会忍不住笑场,然后就是一片哈哈哈。
紧接着就是一群人扮成舞者混入舞会,以魏婴扮演的茂丘西奥为首的一群人唱唱跳跳的混入场。
我们的领舞魏先生可以说是极尽风骚,看得出来他也是有过“夜店小王子”封号的人物。
魏婴这段戏用江澄的话来说就是跳完gay里gay气的舞再和他对几句台词就好了。所以魏婴这段戏过得很快。
最刺激的还是我们的188茱丽叶小姐,比罗密欧还高一点的可爱少女茱丽叶。江澄表情的不自然让魏婴疯狂大笑,蓝涣也是表情僵硬的念出那些文绉绉的奇怪台词。
温情笑够了之后就开始骂人“江澄拿出你见到心上人的欣喜好不好,别摆着那张脸。请像你心中的小鹿一样欣喜。”
“蓝涣,麻烦你笑得荡漾一点,不要这么和煦,怀春少女笑得没有这么和蔼!你要笑得像银铃一样清脆我也不反对的。”
“???我心中的小鹿死了,它一点不欣喜。”江澄凶巴巴的回道。
这其实是假话,江澄心里的小鹿活蹦乱跳,他激动到面部表情不自然,强行压着自己在认真对戏而不是像音乐剧里那样直接亲上去。
“死了也给活过来,这段过完之前谁都不许走!”导演发话扣人了,围观群众希望他们好好演戏,不然自己就被牵连着没有饭吃。
“要是这俗手上的尘污,亵渎了你神圣的庙宇,这两片嘴唇,含羞的信徒,愿意用一吻请求你的宥恕。”
“信徒,莫将你的手儿侮辱,这样才是最虔诚的礼敬;神明的手本许信徒接触,掌心的密合远胜于亲吻。”
“那么我要祷求你的允许,让手的工作交给了嘴唇。”
“你的祷告已蒙神明允准。”
“神明,请容我把殊恩受领。”说完江澄牵起蓝涣的一只手,轻轻落下一吻。“这一吻涤清了我的罪孽。”
“你的罪却沾上了我的指尖。”
“啊,我的唇间有罪?感谢您精心的指摘!让我收回吧!”说着便又是一吻落在指尖。
突然有人打断了他们的交谈,奶娘金光瑶走过来说:“小姐,夫人要和你说话。”
“谁是她的母亲?”罗密欧澄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的母亲就是这儿府上的太太。”
“她是凯普莱特家里的人吗?上帝啊,我的生死现在操控在我仇人手里了!”
另一边,被拉走的朱丽叶也在向奶妈打听那个人的身份。
“奶妈,那边那位绅士是谁?”
“他是罗密欧,是蒙太古家里的人,咱们仇家的独子。”
“恨灰中燃起了爱火融融,要是不该相识,何必相逢!昨天的仇敌,今日的情人,这恋爱怕要种下祸根。”朱丽叶突然说了这几句奇怪的话,让奶妈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那是刚才陪我跳舞的人教给我的几句诗。”朱丽叶编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有人在旁边开始呼喊朱丽叶。
“就来,就来!咱们走吧,客人们都已经散了。”奶娘拉着朱丽叶碎步疾走,离开了舞台。
“好的,今天就到这里!”温情高声宣布今天的排练结束。
“这什么傻逼台词,太羞耻了。”江澄捏着剧本,他觉得自己刚才和朱丽叶那段对话真的是羞耻爆表。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戏剧啊我亲爱的罗密欧。”魏婴在旁边笑着回道。
“请您闭嘴,您也没比我好多少。”江澄冷静回击。
“我可是猫王!老年disco的super dancer!”魏婴又开始给自己胡乱安称号。
“请这位dancer离开,你可以去广场和各位叔叔阿姨battle,别在这祸害年轻人了。走了走了,吃饭吃饭,别在这废话了。”江澄收拾好了东西和魏婴一前一后走出去,站在门口等蓝氏兄弟,凑齐饭友团去吃饭。

TBC

带星号是因为我想解释一下那种笔,就是笔杆里有一个卷轴,然后可有一小段纸可以卷在里面的,纸可以拉出来。这种笔好几年年前一度很流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因为实在有些久远,而且还有地域差异,我现在也找不到这种笔了。有的商家会送这种笔,里面卷起来的纸一般是广告或者带着广告的日历,学生会觉得方便作弊,但是那个卷轴很容易坏,力气太大可能就坏了纸就收不回去了。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