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土车欠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份缘。谢谢你的喜欢!

【曦澄】烟花

还是一小段,蓝曦臣放烟花,很多私设,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放烟花我按着现代的烟花写的,我没考据,家里WiFi坏了就偷个懒,原谅我吧。
我点的外卖黄焖鸡还没到,饿了。
复健失败,难过。
大家留评给我嘛😘


正月初十,家家户户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里,毕竟出了十五这年才算真正的过完了。
江宗主便也放纵了自己一回,每天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些宗门事物,本来过年期间也没多少公务,剩下的空闲时间便是在莲花坞里散步,偶尔去厨房打下手,晚上便和小孩子们一起玩烟花,悠然自在的生活让江澄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
蓝涣赶到莲花坞看到就是江宗主蹲在地上和孩子们一起放烟花。忽明忽暗的跳跃着火光给江宗主的脸蒙上了一层阴影,暖黄的火光让他的面部线条变得模糊不清,整个人都柔和起来了,与平常那个冷着脸骂人的江澄判若两人。
不知是那个孩子先发现的蓝涣,站起来规规矩矩的行礼喊了一声“泽芜君”,紧接着站起来一片小朋友,脆生生的童音混在一起向蓝涣行礼问好。本该待客的江澄却蹲在小朋友身后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蹲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整整衣摆向泽芜君问好,这一声“泽芜君”却不像小朋友那般正经,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
江澄脱离了小朋友走到蓝涣身边,让小朋友们自己玩。
“你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不是说十六才过来吗?”江澄疑惑的问。
蓝涣看着江澄认真答道:“想你了就过来了,十四再回去也不迟,家里还有忘机。”
蓝涣一记直球,江澄被打的措手不及,突然就脸颊发热害羞了起来,胡乱应了两句。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江澄看着蓝涣一直盯着放烟火的小朋友们看,以为他在担心,便告诉他:“那些孩子从小就开始玩烟花了,不会出什么意外的,周围也有人在看护。”
“嗯。”蓝涣应了一声,但是还在关注着小朋友们。
江澄看着他这么关心,开玩笑的说了一句:“难道你也想玩烟花?”
“……嗯。”
“啊?”江澄懵逼,他没听错吧,蓝宗主想像小朋友一样玩烟花。
“其实我没玩过这些东西。小时候太小了,叔父不让我们玩,只能在一旁看。长大一点世道就不太平了,也没什么心思玩这个了。蓝家追求雅正,内门也很少放烟花,也就除夕和正月初一放几响爆竹,晚上大一点的孩子放一些烟花而已,外门弟子倒是玩得多一些。”蓝涣笑着讲了原因,江澄听了心里却不住的难过,拉起蓝涣的手往外走。
“阿澄?”
“带你去放烟花。”
江澄拉着蓝涣去仓库每样各拿了一些,找了一个空地,递给蓝涣一支线香。
蓝涣站在原地不明所以,迷茫的看着江澄。
江澄像教小朋友一样手把手的教蓝涣,一只手搭在蓝涣肩上,一只手握着他拿着线香的手。两个人贴的很近,蓝涣可以感觉到身后那人的体温,可以感觉到他呼出的温热气体从自己身上拂过,可以闻到檀香和莲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江澄握着他的手点燃了导线就拉着他往后跑。导线闪着橙红的火光越烧越短,紧接着是尖锐的破空声,然后是爆炸声,空中就炸开了一片花,照亮了一小片天,映着蓝曦臣的眼睛都亮了一下,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接着蓝曦臣小朋友就在江澄大朋友的鼓励下独自一人去燃放烟花爆竹,两人一起玩到了戌时才消停。
江澄看着蓝曦臣鼻尖上有一层薄汗便顺手擦掉了,还说了一句:“一身火药味,快去洗澡。”
自然而然的一个动作一句话,和普通人家过日子的小夫妻一样。两个人都不由愣了一下,又笑了出来。
“阿澄,我很开心,谢谢你。”
“那就好,明年也可以过来玩。十六过来我带你放花灯。”
“好。走吧,我们回去洗澡。”
“谁和你去洗澡,自己去。”
蓝曦臣牵着江澄的手慢慢往回走,两个人小声的聊一些日常琐碎的小事。
此处没有修真界叱咤风云的两位宗主,只有一对普通的有情人,谈论着属于他们的日常生活。

评论(16)

热度(56)

  1. 暴躁老哥紫电电黑土车欠 转载了此文字